虎落平阳

蛇王用着审视的眼神,仔细看着梧悦,暗忖,这家伙,心是黑碳做的吧。再说,这灵乳,原本就是人家的好么。爆体而亡,亏你说的出口。

要换做普通婴孩到有可能,可这位......唉......蛇王压下差点冲口而出的话,盯着梧悦,一字一句,给出肯定的回应:「放心,就是您爆体了,小公子也不会爆体。灵乳三滴,一滴都不能少。」梧悦撇撇嘴,有些可惜道:「哦...不会爆体啊!可惜了...哎...哎...你别瞪眼呀,我是说不爆体是好事。」眼珠子一转,梧悦又升起好奇心:「蛇王,这孩子该不会是哪位仙尊的私生子,托付你照顾的吧?」「噗」的一声,好不容易压下的血,愣是被惊的喷了出来。

这口血一喷出,蛇王顿时蔫了。是真的蔫了,如同霜打的茄子,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地。那一场大战,蛇王受的伤,此时才显现出来。「小公主,小公子身份着实特殊。但,绝非你所说的那样。别乱猜疑了,小心惹祸上身。」想想那位,蛇王昏迷前打个冷颤,不望叮嘱梧悦一句。怎么说,也是求了他的恩狐。真要惹上那位,这小家伙的仙途可就坎坷了。可惜,蛇王的好意,梧悦并未领会,看着蛇王昏了过去。

梧悦微微一愣,上前,拿脚踢了踢。不动...再踢踢,还是不动。看来是真晕过去了。怎么办?要按前辈子的习惯,她是根本不想理会的。可一想,这是自己刚收的小跟班,梧悦有些为难了。救吧,舍不得刚到手的宝贝。不救吧,刚收的小跟班,转眼就挂了,面子上过不去啊!about:blank沉思半响,梧悦气哼哼再踹蛇王一脚,小肚子微微一动,收起的水晶瓶又重新出现在梧悦眼前。小前爪握着水晶瓶,打开瓶盖,忍着浑身的肉疼,对着蛇王大嘴滴出一滴。

不用梧悦动爪扒开蛇王的嘴巴,昏死过去的蛇王,便自行伸出蛇信子将灵乳卷入口中。看着蛇王一气呵成,就怕慢一步,梧悦会后悔收回灵乳的动作...梧悦无语了。要不是确定这家伙是真昏死过去,她真要怀疑这家伙是故意装死骗她的宝贝呢。

灵乳的效用,在蛇王身上如实的测试了出来。看着,前一刻就要挂了,下一刻,气息明显回升的蛇王,梧悦对灵乳的认知更加清晰了。宝贝啊,真的是好宝贝。看看睡的香甜,完全不知身外事的小家伙,梧悦又开始心疼了。

这么好的灵乳,要给这小不点三滴,怎么想都是浪费啊!就在梧悦心疼灵乳之时,一直沉睡不醒,且睡的格外香甜的小人儿睁了眼。小家伙眼睛眨了眨,第一眼看上去,漂亮的星眸带着点疑惑。

目光转动,看到正显出心疼样的梧悦正暗自嘀咕:「小屁孩一个,还要吃灵乳,嘴巴怎么就这么挑呢。小孩子挑食不好,懂不懂,懂不懂。算了,小屁孩一个懂什么,说了也听不懂。」苍离:「......」小屁孩?吃灵乳?挑嘴?这是在说本尊?许是刚刚睡醒,大脑还未清醒过来。听到梧悦所言第一反应,便是想喝一声『放肆。』。

然而,话到嘴边,苍离就后悔了。放肆。』二字没出口,听到耳中的,竟是「啊、啊」婴孩的叫声。「咦~~醒了。」梧悦大眼滴溜溜的瞪着小家伙:「可是饿了?」啊,啊』两声小猫似的叫声,听到梧悦耳中,活似小奶猫饿了讨食吃的祈求声。梧悦「嘿」一声,奶声奶气的笑道「小家伙,你到是会挑醒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