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分

唐安心打開了破舊的房門,看到外面一個壯漢抓著一個紅髮女人,心中很不舒服。那被打的女人正是照片上的女子。「哎呦,你還藏著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兒啊!」男子看著唐安心舔了一下嘴角,那臉上的神色讓唐安心很不舒服。上輩子沒人這麼看過她,他們不敢「洛克,我會去酒吧的!真的!」紅髮女子一把抓著男人的大腿,同時給唐安心打了個眼色讓她躲起來,唐安心沒有動彈「呵呵,你最好如此,你若是不去就只能讓你的女兒代替你去了,欠了的房租要還的。」那個男子說著又看了唐安心一眼這才轉身出去了。

  「安心你怎麼出來了,你退燒了嗎?」女子身子晃了一下才站起來,唐安心目測她的小腿軟組織挫傷需要醫療可是看看這個破敗的地方根本沒有醫療箱,是了,行星上面的生存環境惡劣,能活著要憑藉運氣和手段。

  「不燒了。」唐安心微微一個避讓躲開女子要碰觸自己額頭的手,就見女子一臉的受傷。唐安心有些尷尬,她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不習慣有人這麼接觸自己。這個女子是這小姑娘的母親嗎?小姑娘難道也叫唐安心?

  「不燒了就好,安心,小姨去找一點吃的,你別出來藏好了。」女子這麼說著淡淡一笑,轉身出去了,唐安心覺得心口堵得難受。

  或許是這身體本身的精神體還存留一部分,她的頭好痛,很多記憶湧入,唐安心到了這個時候才接收了原主的記憶,以及部分情感。

  原來小姑娘也叫唐安心,她和弟弟唐安康一直跟著小姨蘇雅生活。他們不知道父親和母親是誰,小姨蘇雅也從來不說,一個人養大他們兩人,日子過得很是艱難。

  唐安心雖然才十五歲已經跟著弟弟一起為拖冰船工作了,他們年紀小力氣小,只能做一些報酬最低的苦工。她今天生病了沒有去,弟弟唐安康還沒有回來。

  「主人,您沒事吧?系統檢測你的心率和血壓有些波動。」系統這麼問著,唐安心閉上了眼睛。

  「我沒事 她只是從不曾接觸這樣的生活和感情,她從小在地星長大,雖然後來被送到星際聯盟但是她從不曾缺少生活物質,她不需要為了這些操心只要研究出最厲害的機甲就可以了。

這樣的生活,這樣的家人讓她覺得陌生,同時又充滿了好奇和一絲溫暖。about:blan:這是誰的直播間?怎麼這麼破舊?主播不能找個好點的場地嗎唐安心:「……」怎麼會有人?她沒有開直播間啊:沒有人嗎?這個主播是個新人吧???

  整個直播間陷入了沉默,唐安心翻看記錄,顯示她這直播間的名稱是:星際女王歸來。而且後面還有標題,上面寫著:惡霸強迫賣酒女,不曾想…系統,我覺得你有必要解釋一下。」唐安心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主人,我們要是不用標題博眼球沒人會關注的,若是一直沒有積分,我的系統就不能維持運行,到時候不管是主人還是我都會消失的。」系統沉默片刻這麼回答「那你為何一開始不告訴我這一點?」我怕您要是知道了根本就不會激活系統。」系統有些心虛。

  「你的意思是說,若是我不激活系統還有可能安穩的過一生,一旦激活了反而要受生死威脅?」唐安心分析出來了這個結果。系統:「……」有種在智商上被主人狠狠踩了兩腳的感覺。

  「這個,也可以這麼說。但是若是您不開啟直播本系統也會消失,您關於前世的記憶也會隨之消失的。」系統這次說了實話唐安心沉默不語,雖然每個人甚至每個系統都有為自己爭取的權利,但是這麼利用別人確實不厚道。

  「系統,我希望以後你我能坦誠一些,不然我會考慮向你的主腦投訴更換別的系統過來。」唐安心這麼說完了,就感覺到某系統原地滿血復活了。主人您放心吧,本系統以後再也不會了,本系統用自己的內核晶元跟您保證!」唐安心:「……」這可真是個活潑的系統。

  不過由此唐安心推斷出來了一件事情,便是這系統真的是有主腦控制的,這主腦怕是等級很高讓系統很懼怕。此外她是可以更換系統的,也就是說不是系統選定的她,而是主腦選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