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漏風

菩提祖師雖然漏了消息,但因為今日是問緣梯講經的第一日,大多都在觀望,來的師兄弟們也並沒多少,籠統就平日膽大的那十來個。丁覺厲遠遠看到雲層中各色的新髮型好奇不已,和蘇吉利在山上分開,一個人奔著最前面那座去了。蘇吉利半無所謂的挑了個中間位置的山頭,剛爬上去,就看到好久不見的東方仁歪在一側石壁上對著她笑。

「好久不見啊三師兄,這麼快就回來了?」蘇吉利看東方仁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頓覺不妙,暗道自己這是上錯山頭,入了賊窩。東方仁卻沒給她機會開溜,「小十一,你這段時間早出晚歸,真是讓師兄好等。」蘇吉利心中一跳,面上還做天真狀,「三師兄,我平日愛睡懶覺你又不是不知道,怎麼,有事要吩咐嗎?」逢人先做低,被壓再鬥智,是蘇吉利慣來對付東方仁的套路。

東方仁話在嘴邊轉了一圈,扭頭指向身後,「既然來了就先聽聽,我的事不急。」他看著蘇吉利忐忑的挑了個離他不近的旮旯趴著,露出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卻沒再說話,扭頭順著蘇吉利的方向一同看了過去。問緣梯頂如今雲霧繚繞,佛光普照,半空之中,高低錯落的雲團上各色坐著許多令人心神嚮往的仙人仙佛。蘇吉利往那幫人里眺望,一眼就認出了最前面講經的菩提祖師。

倒不是因為眼熟或者長得出挑,而是因為他居然是這幫人里穿的......最普通的......真是個接地氣的師傅。不過對比起須菩提平日的裝扮,今日的他穿的正經許多,頭髮也冠的齊整,拂塵被他捋順斜打,雖然穿的普通,卻也一派的仙風道骨。「嗯,確實少了幾分猥瑣。」東方仁仿似聽到蘇吉利嘲諷般,給出極高的評價。

蘇吉利點頭,斜眼一看才發現三師兄不知什麼時候居然貼了過來,她心道不對剛想逃開,就見東方仁手中捏著一枝熟悉的卦竹片朝她的笑。「......」蘇吉利心神大亂再也顧不得看外面金光閃閃的講經道堂,上前一步就想把東西搶回來,東方仁往後一仰,二人措不及防交疊著齊齊自山上倒了下去。雖然兩個人都機警的捂住了嘴,身子卻在地上砸的響了一聲。

「咚!」about:blank不算大,落到問緣梯頂那幫仙人仙佛里卻都齊齊皺了眉,有些打眼的已經朝小山這邊看過來了。菩提祖師熱火朝天的講經滯了一滯,隨後自然道,「佛法渡人渡事,不分彼此,既然今日開堂講經,便該一視同仁。」愣是將自己開的後門大大方方搬到檯面上了。

眾仙佛倒也都給他面子,為首一個坐在九品蓮台上的佛陀豎手盤佛指,一副受教樣子,「善。」他一揮手,問緣梯下藏得瑟縮的諸位小人兒頓時覺得身子一輕。佛祖竟然主動將周遭的禁法解了!諸位師兄弟互相對視一眼都覺得感動不已,地上的蘇吉利和東方仁卻沒理會這些。二人此時你來我往,正在為一隻卦竹片而爭鬥。

「三師兄,那是我的體己物,你也太不要臉,女孩子家的東西都拿!」蘇吉利不擇手段,大帽子一個又一個的往東方仁頭上戴,雖指責的過分,聲音卻只有二人才能聽得到。東方仁厚臉皮不是一日兩日,他知道蘇吉利不在乎女子聲譽,他也從不將蘇吉利當女子對待,二人距離極近的拉扯著,聽到蘇吉利指責東方仁傳音給她。

「你只消告訴我這東西哪兒來的,我就把它還給你。」蘇吉利停了半瞬爭搶的動作,「三師兄,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什麼叫哪兒來的,就許你愛算卦,不准我藏卦竹片嗎?」東方仁再次躲過幾個虎撲,依然是傳音。你每日晚歸我抓你不是一次兩次了,你和孫悟空每日都去菩提樓的事,真要我捅出去?」

蘇吉利眯眼,終於停了動作。這裡不是講話的地方,走,去後山。」東方仁終於沒再傳音,他恢復風流姿態,將卦竹片當扇子一樣從左邊扇到右邊,「這才是我的好師妹,走吧,咱們去後山好好『聊聊』。」兩個人的消失沒有掀起石山堆任何風浪,蘇吉利跟在大踏步的東方仁後頭,越想越覺得牙根疼。學藝這事,八成要捂不住了。

三師兄人精一個,十二師妹消息靈通全靠愛打聽,可他的那些秘密卻實打實的都是靠著隻字片語推斷而得,不好糊弄!蘇吉利只希望後山那隻猴子今日能在,也好替她擋擋災,結果二人從後山溪頭一路走過爛桃林,半隻猴子影兒都沒見著。「別找了,」東方仁找了個青石板搭一隻腳上去,「講經前,我看祖師特意來提點過孫十,他從經堂開始的時候就沒在這裡了,估計現在正占著天時地利聽講呢。」若不然他怎麼能輕易答應她來這後山商量要事?東方仁邪氣一笑,取出卦竹片,「是你說,還是我說?」蘇吉利以不變應萬變的裝死。

東方仁今日有目的必須達成,也不拖延的道,「你如今和孫悟空應當已經從菩提祖師那處順利開始學精細道法了罷?看卦竹片的痕迹,你挑的,還是天罡三十六法?對嗎?」蘇吉利越聽越睜大了眼睛,整個人雖驚訝,露在面上卻是一副鐵憨憨的可愛模樣,「三師兄......原來,原來你都知道啊!知道還這樣逗我,真是不地道!」

不用捂著最大的秘密,蘇吉利心中頓時一輕,弔兒郎當的和東方仁一樣坐在同青石板上,嘻哈哈的就要去接東方仁手上的卦竹片,東方仁卻一縮,從青石板上站了起來。「小十一,我知道的,也只有這麼多了。接下來,才是正事。」東方仁臉上的神色換成少有的正經,讓蘇吉利莫名生出忐忑。除了她瞞著偷學法術,還有什麼事?東方仁將卦竹片在手中一點,帶靈性的亮光自竹片上一閃而過,一道法訣倏的就從竹片上閃了閃!

蘇吉利看的再次心神大亂跳了起來,「東方大仁!那法訣不能外傳!」原來這個東方仁,想要偷學六甲奇門!「不行!這件事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意!」蘇吉利再次堅定道,她本就不被祖師所喜,要是外泄法術,一旦被祖師發現,她怕是會被立刻掃地出門,再無接觸天地功法的機會!

蘇吉利被觸到逆鱗,跳腳小貓第一次有了些獅子形狀,她虛實待發,惡狠狠地看著東方仁手裡的卦竹片。「不好了不好了!」二人正要繼續爭執,卻聽山下傳來一聲大喊。小十四高高的聲音越過山澗傳了上來,「十一師姐,小十二不好了!菩提祖師在講經堂上說要趕她走!師兄弟們沒人敢勸!人都快被轟出斜月三星洞了!你快去看看啊!」蘇吉利猛然回身眼露厲色,「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