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唬,还有点凶

沉思半响,却也无法改变现状。离自奈的叹息一声,重新闭上眼。想要找小狐崽儿算账的想法散去了。

看在这小家伙还挺有担当的份上,就饶她一次吧。不过,话说回来,狐帝那爱女狂魔,怎么舍得教自家狐崽儿博命术了?看看这小家伙出手的狠劲,可不像是个养在温室里的花骨朵,到像是受过严酷训练的猛将。

看来,狐帝护女入魔的消息,也渗了不少水份呐!心思百转间,梧悦已将最后一头双翼恶狼灭杀。看着瘫倒在地,丢了脑袋的双翼恶狼,梧悦眉头皱了皱。双翼恶狼要不处理,很快会被它的同类找到。到时,再来一群,她可就真的挡不住了。寻查一周,发现离此地不远处,有一处沼泽地。闪身前往查探一番,梧悦又转了回来。看上去弱不经风的小身板,却蕴藏着让人惊讶的巨力。巨大的双翼恶狼,一头不少,全部拖入沼泽地。拜上辈子老板所赐,除去杀人,杂七杂八的技能,梧悦没少学。样样都会点,谈不上精通,但至少能唬人。如说,琴棋书画,比如说,医、药、毒。前四项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学,后三样则是为了保命。

做他们这一行的,不知道下一个雇主会给你个什么奇葩的任务。雇主不同,执行的任务自也不尽相同。说她是杀手,其实是不准确的。竟她所面对的雇主可不只是私人,也有某些不能说的神秘组织会找她执行任务。要说准确一点,上辈子的梧悦,应该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雇佣兵。

既然是一个什么都会一点的特殊雇佣兵,那么,如何躲避强敌的追踪自是她的必休课。看着双翼恶狼的尸体沉入沼泽,梧悦寻了数十株腥臭冲天的药草碾轧成泥。将战斗的场地仔细涂抹一层药泥,空气中遗留的双翼恶狼的气味总算消除干净。这还不算完。about:blank连同先前,蛇王与双翼恶狼的战场,也以同样的方式清理一遍。这才拖着受伤的小身板返回溶洞。

入溶洞前,不忘将入口再做一次伪装,如此即便再有双翼恶狼寻到附近,也休想找到他们的行踪。悦所做的一切,一丝不差的落入苍离神识之中。越看,苍离对梧悦就越好奇。这只小狐崽,真的是被狐帝一家捧在心手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那个小公主?

这样缜密的心思,犀利的击杀手段,哪儿哪儿都不像是一个被养在温室中的小公主呐。可好奇归好奇,苍离也没想的去探究,只在心里给梧悦记了一功。若有一日她入了九重天,到时对她照料一二便是了。离怎么想的,梧悦可不清楚。呲着牙,疼的吸溜一声,梧悦目光不善的看向苍离和蛇王。「特么的,亏大了。」梧悦拿出灵乳服下一滴。精纯的灵力顿时在体内沸腾起来。不需要她做什么,精纯的灵力已自动的在经脉中运转起来。体力一点点恢复,身上的伤口也在不知不觉中快速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