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教孩子自我保护.先成为孩子信任的大人

这样说好像太让人摸不头绪,爸妈可能会觉得「我跟孩子关系很好,他什么都会告诉我!」或者「我有告诉孩,什么事都要告诉大人啊!为什么他还是不说?」我想说两个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当时小小我,是怎样进行说不说的决策,以及不信任感是如何在日积月累下形成。(推荐文章:「小陌生人」的迷思)我想说两个我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当时小小的我是怎样进行说与不说的决策,以及不信任感是如何日积月累形成。

我在国小中年级第一次遭到生人性骚扰,在拥挤的公车上,爸爸、妈妈、弟弟在遥远的另一边,坐在我旁边的叔以双手环胸的掩饰对我袭胸。事后,我没有告诉妈妈,因为当天出门时,我不慎穿已经短的上衣露出肚子,妈整天都一直设法把衣服往下拉,一边拉,一边骂我「孩子家这么不注意、难看、不端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叔叔很恶心,但我是自找的」。

高年级时,我第一次遭熟人性骚扰。同年龄的亲戚半夜闯入房间摸我的外生殖器,我思考许久,终于鼓起勇告诉妈妈,不是为了让对方受到惩罚,而是希望不要再有受害者。妈妈听完后面色凝重地告诉,我不是家族中一个受害者,还说:「不要再跟别人说了,不然对方的妈妈会伤心。」(这是为了家族和谐,长大后的我可以了解原因。)

我在演讲时常举这两个子。我会跟大人说,我们当然知道世界是复杂的,因此有很多种判断取舍的标准,但们通常无法跟孩子说清楚,并且因为孩子弱小难以反抗,甚至常会不自觉地选择了让他们屈的方案;对孩子,我说,大人常常说要信任他们,但他们是怎么做决定的,却连自己也很难跟小孩解释清楚,最爱的大人有时会伤害小孩,虽然他们不是故意的,但小孩就是受到伤害。

在理智层次,大人小孩其实能懂,但在情感层次,孩子却很难不受伤。信任的建立不是靠保证,而是日常生活中的滴累积。例如,一边告诉孩子「你被乱摸、性侵、霸凌的话,一定要告诉大人」,却每天责备他的校成绩不够好,对孩子来说,「被欺负」和「成绩」都是生活中的大事,他要怎样安心地相信大人会为「成绩没有被欺负重要,所以我一定不会骂你」的保证,以及大人真的可坚定捍卫孩子吗?有时候,这种坚定是必须付出非常多代价的。

16岁那年暑假,移民巴西的表哥回台学中文,他严管教的爸爸关系很差,台湾的长辈们都一直劝他「爸爸只是态度不好」,有一天他跟我这样说,我记了一辈子。他说:「你想想,如果有一个人,每天口不是你就是叫你做事,你怎么可能喜欢这个人?」做一个让孩子信任的大人,可能要以「从想起自己还是孩子时,是怎样开始不信任大人的」做为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