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授权制裁「国际刑事法庭」

「调查美国?那就等着吃我们的制裁。」美国总统「ICC严重失能腐败!」庞佩奥向记者表示,同时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也同声出气,指控ICC「内部有贪腐和诚信问题」之外,更意有所指称「ICC背后遭到俄罗斯的操控、企「对ICC的攻击,也是对残暴罪行受害者的攻击。对於许多遭到战争罪行的被害���来说,ICC会是他们实现正义的最后希望。」图以此攻击美国」,但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加以说明。而反覆遭到指控的阿富汗战争罪行,则始终不在美方的讨论话题之内。川普在11日签署行政命令,针对参与调查美国涉嫌战争罪的「国际刑事法庭」(ICC)人员,授权给予制裁,包括冻结个人在美国的资产、限制签证等手段作为报复。

白宫声明发布之后,ICC立即谴责川普「蔑视国际法治」,针对ICC的调查百般阻挠,企图掩盖美军在阿富汗战争时期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尽管ICC指控美国的制裁形同「胁迫」,波顿与川普政府的强硬立场,在当时引起了国际司法体系的争议;然而ICC并未因此放弃对阿富汗战争的调查,尽管过程中屡次受阻——特别是在2019年4月,ICC首席检察官班索达(Fatou Bensouda)的签证被美国撤销,让ICC只能被迫暂停所有调查工作。尽管包含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在内,多个团体发声谴责美国的行为,但成功阻挠ICC的另外,曾经犯下反人类罪的苏丹独裁者巴席尔(Omar Bashir),在2009年被ICC以「战争罪」、「反人类罪」与「种族灭绝罪」起诉,并且发出了巴席尔的全球通缉令;尽管如此,因为司法主权争议、以及大国暗中护航等问题,ICC的通缉并没有受到各大主权国家的遵守与执行。但对於巴席尔来说,ICC的国际通缉仍造成不小的威胁压力。

调查,对川普而言仍被视为一大胜利:但白宫强硬的立场,也反过来质疑ICC「严重失能腐败」;川普的制裁授权,是不是建造了挡下调查的防火墙?而ICC做为国际上调查种族灭绝、战争罪等重大罪行的组织,又有哪些窒碍难行之处?设立於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ICC,是2002年依据《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不过到了今年2020年3月,ICC再次宣告要启动对参与阿富汗战争的美军、以及相关情报人员的调查,ICC与美国的角力再次浮上国际台面。美国方面,延续着过去几年一贯的立场,认为ICC的作为「是对美国主权的侵犯」,6月11日川普则正式签下了行政命令,针对ICC的调查人员予以制裁。》成立。主要针对涉嫌犯下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侵略罪的个人与组织,进行起诉和审判。ICC并不隶属於联合国,但其组织任务的运作,与联合国安理会之间有紧密关系。

而ICC与美国结下梁子,则是因为2001年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美国国务卿庞佩奥(Mike Pompeo)在11日的声明中指出,ICC在未经美国的同意下,擅自进行调查或起诉任何美国及其它非缔约国人员,这是对美国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构成严重威胁。而美国所祭出的制裁手段,包括冻结在美国的资产、撤销签证(对象包含其亲属在内)等。争。美军人员后来被爆出,在战争期间涉及虐待战俘、刑求以及性暴力等多种罪行;时至2017年,ICC提案要全面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期间的涉嫌罪行,当时也引发了川普政府的强烈反弹。当时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波顿(John Bolton),就率先出根据ICC规章,ICC并没有权限可以直接逮补个人,而是要仰赖缔约的成员国协力合作。

以美国的争议为例,美国并非缔约国成员(中国、俄罗斯也不是ICC成员国),但涉嫌战争罪行的地点阿富汗则是ICC成员国之一。判决制裁从罚金、没收犯罪所得财产到有期徒刑不等,但没有死刑惩处,最高有期徒刑为30年,仅在极端案例中得处无期徒刑。言反制「敢来调查,美国就要制裁ICC」;而美方所采取的立场,则是咬定美国虽然在200近期受到国际瞩目的案件,是2019年12月缅甸翁山苏姬的罗兴亚人诉讼案,针对迫害罗兴亚人的指控展开调查。然而缅甸其实并不是ICC的缔约国,但大量罗兴亚人因为遭受缅甸的镇压、导致难民涌入到ICC缔约国的孟加拉,才得以依此针对犯罪行为进行管辖。0年签署了《罗马规约》,但事后并未送交国会批准,因此也并非ICC的缔约国,「ICC无权管辖美国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