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就预知大流行病会发生

新冠疫情爆发数年之前,这位亿万富翁就试图警告全比尔及梅琳达•盖兹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为寻找治疗方法的研究人员提供资金,该基金会正与制药公司高阶主管及政府合作,在候选疫苗测试期间即生产数当时,盖兹基金会承诺向捐助方和政府联盟提供1亿美元,为对抗新发感染的新疫苗提供资金。这类疫苗的开发成本很高,且由於需求零星,基本无利可图。目前,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oaliti他将慈善事业视为催化剂。「我把基金会数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这件事上。」他说,「但这实际上是政府的事情,就像国防预算是为了应对战争的爆发而存在的。」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正在资助包括新冠疫苗在内的疫苗开发。 十亿支,一旦监管机构批准,就可立即发出。基流行病是为数不多的、未来几十年内可能使世界急剧倒退的灾难之一。

」他在当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写道。金会还帮忙向制造工厂预留产能空间,一旦盖兹在疫情期间的高调言行,也让他成了阴谋论和反疫苗团体的攻新冠肺炎(COVID-19,2019冠状病毒病)说明了任何一个人,即使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在阻断大流行病上的能力还是有2015年3月,盖兹在一次广受关注的TED演讲中警告,传染病大流行对世界构成的威胁比核战争更大,因为各国几乎没有建立防御措施。他呼吁建立一个国际预警和反应系统,包括医疗人员的机动团队、快速诊断、药物储备和能在数月内生产疫苗的技术。局限性。盖兹说,这种病毒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戏剧化的玩意。」它扰乱了基金会根除小儿麻痹症、为低收入国家儿童接种疫苗以及其他长期优先事项的工作,尽管这些项目的资金仍在运作。 击对象。 公共卫生和全球发展领域的专家有时会批评盖兹及其基金会自我决定要扮演的角色。

他们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基金会正凭藉其丰厚的资金,决定应该优先考虑哪些疾病,以及如何防治这些疾病。有了新的特效药便可迅速投入生产。球领导人新型传染病的威胁。但没什麽人理会他。「我感觉很糟糕。」五年前,比尔盖兹(盖兹的第二职业生涯是慈善家,他担任联合主席的基金会,是关注全球卫生和美国教育的基金会之中资金实力最雄厚的一个。64岁的他投身於对抗新冠疫情的中心,这场疫情已经导致超过44万人死亡,重创世界经济。Bill Gates)曾发出警告,称全人类面临的最大潜在杀手不是战争,而是盖兹询问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长,深入了解疫苗生产的细节。「每2000年,盖兹与妻子梅琳达成立了他们的基金会,致力於寻找对抗传染病的生物医学创新以及实现这些创新的方法。2014年,伊波拉病毒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全球至少有1.1盖兹与其他全球卫生专家一起呼吁加强公共卫生防护。「我绝不是在孤军奋战,」他说,「不过,我有一点特殊,那就是我并不是毕生都在从事传染病防治。

」3万人死於那场疫情。天的日常大概都是:好,我们的玻璃疫苗瓶是不是要用完了?」他说,「你可能会认为这是很简单的一个环节,但是以前从来没有人生产过70亿支疫苗。」大流行病。这位亿万富回顾过去,盖兹说:「我只可惜所做还不够多,没唤起人们对危险的足够「我感觉很糟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讨论这个问题的意义在於他向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解释了大流行疾病的风险,并敦促他们将防备工作作为国家优先事项。2016年12月,他还在川普大厦的一次会议上向准总统川普提出了这个建议。白宫对此拒绝置评。,我们本可以采取行动,将损害降至最低。」认识。」微到目前为止,盖兹基金会已经承诺将提供3.05亿美元(约台币90亿元)用於新怎样才能阻断某种形式的SARS再度出现?」谈到那场在2002至2003年由另一种冠状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疫情时,他说,下一次可能就是「SARS 2号」。冠疫苗和药物疗法的研发,以及向低收入国家提供药品和物资援助。盖兹表示,疫情结束前,他们最终会投入更多经费。

软公司(Microsoft Corp.)这位联合创办人如今对抗的,正是他曾极力想要避免的情况。翁投资数亿美元,寻求更为迅捷他与美国和其他国家领导人讨论不断发展的流行病科学。在电视采访和部落格文章中,他解释了用隔离减缓病毒传播背后的逻辑,以及缓慢逐步重新开放商业和学校的路径。在国际安全政策年度会议——2017年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上,盖兹发表了事先准备好的谈话,他表示,「为全球大流行病做好准备,与核威慑和避免气候灾难同等重要。」「新冠病毒现在的状况,就像我们一直担心的那种百年一遇的病原体。」盖兹在2月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撰写的文章中如是说。的疫苗开发方法,建立疾病「全世界还没有做好应对流行病的准备。」盖兹在2014年11月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说。当时他刚听完一场关於伊波拉候选药物治疗的演讲,见了一位感染后幸存下来的奈及利亚医生。追踪系统。他还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建立国家防御体系来抵御新型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