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李俞的瓜,聊聊婚前婚中财产协议的事

对于企业界名人和娱乐圈的瓜,我很少关注。不过这次李国婚姻中的财产该如何分割。在纽约和新泽西州分割原则是“公平原则分配”(equitable distribution)不见得是一半一半,由法院考虑很多综合因素,所以还是有很大不确定因素的。庆先生和俞渝女中国的文化中,谈钱似乎很伤和气,更何况正是你侬我侬的甜蜜时刻,大家都会想尽力回避这个问题。怕搞不好就谈崩了,可惜回避并不会让问题、分歧自动消失。有些时候只是暂时将问题隐藏了起来,或者延迟爆发而已。

士的瓜实在是太大,刷了一片朋友圈和微信群,我也不能免俗。看完也忍不住唏嘘,一个以网上卖书发家的企业,创始人就是这样的素质。高学历、高老话说,“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大家也都知道结婚要慎重,要擦亮眼睛了。可是婚姻固有的风险在本质上是这些年来,婚前财产协议(premarital agreeme如果没有约定,一旦离婚的话,双方居住地所在州的法律将会自动适用来决定哪些是个人财产,哪些是婚姻中的共同财产。有些时候法律适用没有那么明确,就留给双方相互撕逼和打官司的空间了。如果事先约定,可以降低一些事后扯皮和举证的成本。nt/prenuptial agreement)、婚中财产协议(postnuptial agreement) 在美国越来越流行。一方面是现代社会,变化太快,离婚也不再是被社会所诟病的行为,越来越常见;另一方面也是现代人越来越能面对和接受婚姻本身所具有的不确定性而愿意事先理性地考虑如何以最小的代价、最大限度的和平分手。所以像李国庆先生和俞渝女士这样公开撕破脸,不惜影响企业公共形象和股价,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行为,在美国不是那么常见。无法预测的,问题的根源自然在于人心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预测的因素。

试问,二十多年大部分人在进入结婚的殿堂的时候,都是乐观主义者,很少有人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个自带风险的经济和人生的重大决定。更不用提,对这些风险有着清醒的认识,对不愿意承受的风险作出适当的规划和规避。前的你,可以准确地预测出二十多年后的你的所思所想所感吗?说白了,人都是会变的,会怎么变?变成什么样子?由很多因素决定。有些可以预测,有些无法预测。所以即便双方都是以最大的善意和真诚进入一段婚姻,将自己的人生和经济利益义无反顾地捆绑在一起,无奈业风吹来,各自还是按照命运的剧本演出,婚姻的小船该翻的时候说翻很多人都希望,如果自己去世的话,名下的财产会由子女全部继承,因为考虑到配偶会再婚,很难保证钱会继续回到自己子女的手上。但是在美国很多州都有一个法定的配偶继承额 (elective share),配偶至少可以继承三分之一的财产。除非配偶自己愿意放弃,否则最大程度可以留给子女的财产也只有三分之二。

对于再婚家庭,特别是晚年再婚的家庭,这是需要考虑的。就翻了。资产却不能培养出做人最基本的道德素养,不知道这是不是值得现代教育反思。让人不禁想起作为律师,理性的来看待婚姻出现危机时可能导致的一地鸡毛和斯文扫地,就不得不说说结婚的所引发的一系列的法律上的后果以及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我常觉得,彼此坦诚的交流和换位思考与体会是婚姻的基石。因为没有人可以长时间的违背自己的心和习性。该爆发的终究会爆发。所以,今天我们就来简单说两句婚前婚中财产协议的事。这些后果对自己和他人婚前或者婚中财产协议的最终效力,如果在离婚的时候,受到一方的异议,自然还是要由法院说了算的。随着两性地位在经济上的日趋平等,离婚和再婚都变得越来越普遍。

法院也越来越能接受双方基于平等自愿而达成,也没有过于不平等的协议。一般来说,法院如何决定这份协议是否公平,是否有效?通常会考虑如下几个因素:的伤害。,同样是以网上卖书发家的比如,在华人中很多父母都会资助儿女,帮儿女付买房的首付、甚至买了房子送给子女等。却不曾想过,如果儿女离婚的话,这些赠与子女的财产,如果没有很严格的分开管理和证据,很有可能会慢慢成为婚姻共同财产而被其配偶分走,如果儿女有意外的话,即便房产在其个人名下,如果没有预先用财产协议做一些规划的话,有第一顺位继承权的也是配偶,并非父母。亚马逊创始人的离婚就显得比较老练,没有那么多瓜给公众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