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干一回老本行

苍离咬紧牙床,本是想咬牙来着。可惜现在的他太小,没牙...乳牙都没得一个,怎么咬牙。当然,此时他若有牙,梧悦定然能听到他『咯噔,咯噔』的咬牙声。小家伙脸青了。但看在梧悦眼中,显然是肚子饿狠了,又被她吓唬一番,憋的脸青了。

看不懂小家伙的表情,但不影响她喂娃娃的动作。打开瓶塞,一滴灵气浓郁十足的灵乳缓缓滴出瓶口。看到灵乳,苍离也顾不上生气了。小嘴微张,准确无误的将灵乳接住。灵乳入口,顿时在口出爆开无已估量的灵气。心念电转,默念法诀,引灵气入经脉运转。眼下,吸收灵气,将养身体,早日恢复修为才是正事。至于这只小天狐崽儿,等修为恢复,有的是时间和办法修理。灵乳入体,小家伙又沉沉睡去。

梧悦看不出小家伙吃了灵乳后是好是坏。但从他平稳​​有力的呼吸中,可以判定,目前是没什么事。「轰隆隆」的巨响传来。整个山洞都跟着摇晃起来。洞顶巨大的钟灵石似是随时会掉落下来。悦大眼微眯,几个跳跃,来到山洞入口处。自缝隙向外看去,梧悦呲呲牙,暗骂一声『大爷的』。心里却明白,麻烦上门了。也没想过,这些东西不会追来。虽然长着双翼,看上去诡异,但归根结蒂,这些东西脱离不了狼的本性。了四头双翼恶狼,身上必然会留下恶狼的气味。更不要说,自身的气味了。那恶斗场地,可是没有做任何处理,她就和蛇王离开了。

这些家伙若是不能寻着气味找来,才是有问题呢。梧悦拿出水晶瓷瓶看了半响,咬咬牙,灵动的大眼变的前所未有的坚定。,前辈子的她,也是个诚实守信、有着职业操手的合格的杀人机器。about:blank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什么好犹豫的。,梧悦也是没想到,死后都不是人了,她还得再干一回老本行。白光自缝隙一闪即逝。「一群上不得台面的土狗,就凭你们也敢来找姑奶奶的晦气,嫌命长了么?」再嚣张不过的声音,清晰无误的传递到每一个攻击山洞的双翼恶狼耳中。依旧是奶声奶气,可出口的语气,却带着让人心寒的杀气。着实是杀气。传出之时,白光闪动之间,「嗷呜」惨叫响起之时。梧悦出手便是收割性命,不留半点余地。正在拼命扩大山洞入口的恶狼,首当其冲。巨大的狼首高高飞起,双眼惊骇间,进入它眼中的,正是它自己的身体...无头的。于其它恶狼眼中,只见到一道白色光团如同闪电般饶着扩大山洞入口的同伴脖颈一周。再听到的,便是同伴的惨叫声和失了脑袋的尸体。白光不停歇息,杀过一头,冲向另一头,速度比之闪电更加迅速。

在恶狼眼中,只余一道看不清身影的白色匹练。「嗷呜」领队的恶狼头领疯狂了。好不容易寻到杀害同伙的凶手,不成想,刚一照面就接连损失了两个属下。这让它怎能不气,不发狂。一声令下,剩余十头恶狼快速行动,眨眼间对梧悦形成包围之势。呵,果然,长了翅膀的恶狼也还是狼。多么熟悉的做战方式啊悦扬头,一声尖锐狐啸,冲着实力最弱的恶狼猛扑的过去。恶狼头领:「......」实力最弱恶狼,想哭的心都有了『为什么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