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吼我

冷媚兒:……這死男人要是活在現代,早被女人甩八回了哪個女人是給你娶回家當燒飯婆的?敢說出這樣的話還不得被女人收拾死!

還有就他長得那死樣,她要不是趕上這趟了,敢這麼對她說話,她都能把他人腦子打出狗腦子來!腹誹歸腹誹,飯該做還得做,早知道醒了要做飯,她還不如躺炕上裝睡了。不過自己做飯,也不能讓那臭男人閑著,怎麼也得給他找點事啊!要不然這臭男人還不得養成習慣以後還不更不把自己當回事兒?

她可不慣他這臭毛病!,「當家的,你能不能幫我把這隻雞給剁成小塊兒啊,我力氣小,實在是剁不動。」屋裡剛一屁股坐在炕上的孟得魁立刻站起了身子,心裡有些懊惱,他怎麼忘了把剁雞的事忘了呢?

媳婦兒還生著病呢,可不是沒力氣嗎?心裡是這麼想,可嘴上說出來的話都能噎死個人:「你咋這麼不中用呢?跺個雞塊還要找你男人,沒男人你還活不了了是咋的?」冷媚兒被他氣的腦門差點沒噴出道三味真火來!

真想拿把鋼刷子把這男人嘴給刷刷,看他還敢不敢啥話都說!這話要是被別人聽見,還以為她冷媚兒不守婦道了呢!

想到這兒,她硬生生憋出兩滴淚來,眼神幽怨的看著從屋裡走出來的孟得魁。「當家的,我咋就沒有男人就活不成了?這話是你該說的嗎?about:blank知道的是你不想下廚幫我幹活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偷了男人呢!你這話要傳出去,可讓我以後怎麼活啊?」

她的聲音不大,語氣柔柔弱弱,嗓子雖還有些沙啞,卻帶著一股子性感的味道。孟得魁這會兒後悔及了,恨不得自己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剛才說話怎麼就沒過過腦子,這不是成心給媳婦找不痛快嗎?這會也顧不得擺他那大老爺們的譜了,手忙腳亂的湊到冷媚兒身前,抬起他那粗糙的大手就要給她擦眼淚,嘴裡不住解釋道:「你看你誤會了不是,我哪是那個意思!剛就是隨口一說,說禿擼嘴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冷媚兒本想躲開他那隻手,可是想了想又站在了原處,只用一雙可憐又委屈,無辜又怨怪的眼神巴巴的望著男人,「可你剛才吼我了?」孟得魁被她這小眼神一瞅,整個人都酥了,小媳婦這眼神他怎麼就那麼勾人呢,感覺她這小眼睛跟帶了勾子似的,勾得他心痒痒。

笨手笨腳的將她臉上的淚珠擦掉,口中不由的解釋了起來,「我,我那是不小心說話的聲音大了,絕對不是故意吼你!

好了好了,我保證以後和你說話小點兒聲。」你還不願意幫我幹活了。」孟得魁忙擺手:「這你可真冤枉我了。不就是剁個雞塊嘛,有啥不願意的!

這要不是我不會做飯,我都能把雞給炖熟了讓你吃現成的!」說完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臉上竟然有些羞惱。聽到這個回答冷媚兒面色並沒有絲毫改變,而是反問道:「你就是拿好話胡弄我、哄我給你做飯呢,我才不會信!」

孟得魁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咋還能不信呢?」你要讓我相信也簡單,從今天起你就和我學做飯,等你學會了就做飯給我吃,那樣我才能相信!」

孟得魁:……剛才說出口的話他還能收回來嗎?一看這臭男人的臉色,冷媚兒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於是她伸手一推男人的胸膛,惱怒的質問道:「你不願意是不?

還說沒有騙我!哼,以後我再也不相信你的話了!」得魁:……雖然被她推的那一下不痛不癢的,可是那種感覺卻讓他十分的不舒服。

他的小媳婦怎麼把她男人往外推呢!不就是想讓自己學做飯,學好了做飯給她吃嗎?他學還不成嘛!「願意願意!怎麼會不願意呢?我不就是說話慢了點嘛,今兒我就開始跟你學,你不是讓我給你把雞剁成塊兒嘛,咱這就剁、這就剁。」

男人話音一落,轉身抄起菜板上的菜刀,劈里叭啦的就是一通忙活,不大的工夫,那隻雞就被剁成了大小差不多的肉塊,然後他一臉討好的對冷媚兒說道:「媳婦你看,我剁完了,這麼大小的肉塊兒行不行,用不用我再往小了剁剁?」冷媚兒看了眼滿意的點了點頭:「當家的,你這活兒幹得可真好,這活兒要是讓我干,我可沒你這本事!」

傻漢子擱不住三句好話,他連一句都沒頂住就飄了,一臉美滋滋的道:「那怕啥,以後這樣兒的力氣活兒就都交給你男人了,保證給你辦得妥妥的!」說完又一想,這叫啥力氣活兒啊,小媳婦還是太瘦了,體質太差,看來還得多給她補補,看來,這雞,不能停啊!

冷媚兒笑著點了頭:「那我以後可就全指望你了。」等孟得魁拍了胸脯子作了保證,她才挽了袖子將另一邊的灶點上,燒水淘米蒸飯。

她以前雖然沒用大灶做過米飯,好在文秀榮的記憶里有,她只要按著步驟一步步來就行了。媳婦,接下來該幹啥了,你說我干。」冷媚兒也不客氣,指使孟得魁那是一點不帶手軟的,她本以為這男人一會兒就得不耐煩了,沒成想,直到一頓飯做完,他也都是那副好說話的樣子,簡直大大出乎了她的預料。「好了,當家的,不用再燒火了,找個盆把雞肉盛出來就行了。」「哎,我這就盛,媳婦你上屋等著去吧,我馬上就來。」

屋裡的炕上早就放著一張小炕桌,冷媚兒還用韭菜拌了點粉條,另外切了點從老宅那邊拿過來的腌咸白菜,擺上碗筷,也就齊活了。等孟得魁把米飯和炖雞端上桌,兩人相對而坐,孟得魁拿起了空碗就給冷媚兒盛了一碗散發著濃郁香氣的雞湯。

看著那滿滿的一盆雞肉,冷媚兒問道:「咱們用不用把這些雞肉給婆婆她們送些過去,這麼多咱也吃不完。」畢竟他們孟家還沒分家呢,他們兩口子偷著在家吃好吃的,這怎麼說都有些說不過去。